第73章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1 / 2)

殷阳也点点头,继续示意刘子华看下去。

画面中,雄伟的喜马拉雅山脉正如纯洁的神女一般万年不变的矗立在天际。

而此刻的山脚下,一阵喧哗声突然传来。

一位手无寸铁穿着中国军装的身影矗立在鹅卵石遍布的河滩上,双手伸直,示意对方不得越线!

而他的面前,是数以百计手持冷兵器的印军士兵正越过国境线侵入我国境!

刘子华一眼就看出了敌强我弱的局势,面对着这位如界碑一般坚定守护着国土的后辈,心里又是担忧又是敬佩,喃喃说道:“好一位壮士!此人神勇,可为天下万世之楷模!”

这就是中华亿万戍边将士的缩影!

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2020年6月15日,在中印边境加勒万河谷地区,中印双方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团长顶在最前面阻挡外军,营长救团长、战士救营长、班长救战士……我官兵上下同欲、生死相依!”

“保护团长!”

某处民房内,昏黄的灯光下,一位老兵独自一人坐在轮椅上。

他的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眼中泛起泪光。他枯干的右手颤抖着伸入怀中,摸索着捏住了挂在脖子上的那根556式子弹壳——那是他战场上的纪念,也是他战友的遗物。

“老班长!小王!大牛!十几年了!俺又想你们了!”老兵的声音哽咽,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

但此刻孤身一人的他,泪水依旧在他那瘦的像铁的脸庞上冲刷出世间的印记,就像那条中印边境的加勒万河谷。

“你们看看这个节目啊!原来人们一直都没忘记你们!你们可以瞑目了!”老兵嚎啕大哭。

而在他房屋的角落,凡人看不到的几个身影一样胸怀激荡!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下一世,我还是想投胎在中土!”中山装语气哽咽,念起了生前曾背诵过的诗句,整个虚幻身体凝实了许多。

而他身边的邓将军也是虎目含泪的望着电视屏幕喃喃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孩儿也尽心了!”

只见一名中国士兵正带着两名盾牌手,迎着另一侧外军的“石头雨”“棍棒阵”冲上前去,用身体和盾牌隔开外军,掩护战友将团长救出!

望着已经气息微弱血流满面的团长面庞,所有士兵们都痛哭流涕。

他们想起了在营地昏黄的灯光下,团长拿着搪瓷杯与他们碰杯时曾喊出的那句约定!

“来!”

“我们烈士陵园见!”

“当一名陈姓年轻战士在冲突中牺牲以后,他的妈妈当时只问了一句话?”

殷阳望着再次不知不觉泪流满面的刘子华,齿缝挤出那句让屏幕后所有人都失声痛哭的一句话!

“我的儿子勇不勇敢?”

“勇敢!”刘子华喉头哽咽,泣不成声!

“勇敢!”军营的所有士兵都嘶声回答道!

“勇敢!”此刻所有的观众无论男女老少贫富妍媸也有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殷阳紧紧咬着后槽牙,喉头哽咽地高声吟唱起那句古老的诗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某处三甲医院的急救科。

急救完几名因为看节目而送过来的老人和年轻人后,几位医生和护士终于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

他们此刻围坐在一张小桌旁一边看节目一边吃着已经冷掉好几次又微波炉加热好几次的外卖。

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子榨菜《经纬古今》,吃的他们哭哭笑笑了好几次。

毕竟点的外卖也是川菜,的确下饭!

可当他们一路看到这里时,一位青年医生的手中的筷子突然被他捏的咔咔作响,随后猛的插向饭盒!

几名同事都被他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不解的望着这名医生。

“周明,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生气?”

在同事眼中一向好脾气的他突然眼泪簌簌地掉入了面前的饭碗里,他一边用手背擦着眼泪一边不好意思地说。

“抱歉,刚才看到外国欺负我们,我一下没忍住。”

“我想起我爸了。”

“我爸的性格很愤世嫉俗,他当年就曾经和同学一起去大使馆抗议!每回看到报纸上国家被欺负的画面他就会去买钙片寄出去。”

“我小时候不喜欢他,因为他脾气很冲,看见我在家里用英文名就脸色不好看。”

“我小时候时还觉得他愤青,可刚刚看着屏幕里的那些画面,我好像在刚才突然理解他了!”

“也许,我爸才是真性情的人,有爱才有恨,他是发自肺腑的爱着这片土地!可惜老爷子前几天走了,他告诉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