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是老乡吗?(1 / 2)

对于盆景内的一切,许伯安还是抱有很大的好奇心和期待感的。

毕竟对于一个能够发现李白真迹的地方来说,能够再有华夏文明瑰宝出现,也是很正常不过的吧。

诺大的盆景世界,绝不可能只有这么一件宝贝吧。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当你发现家里有一只蟑螂的时候,相信我,你家里已经有无数的蟑螂了,只是还未被你发现而已。

这个比喻放在这里似乎是不恰当,但是意思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有人能把李白真迹带进来盆景世界,并成为了富豪权贵们的收藏珍品,那么大概率他还会带进来第二件、第三件等更多的相似物品。

即便有可能为了物品独一无二的珍贵性,只带进来一幅李白的真迹,但是华夏文明博大精深、源远流长,除了李白,还有非常多的书画作品可以选择的。

许伯安伸出手去,虚空一抓,便把那画卷抓在了手里。

这就和所谓的爆款产品一样,当你发现什么产品畅销的时候,是会对其进行加单制造的。不可能说放着这个钱或者其他利益我就不赚了。

兴许盆景内的这些人只是看到这种写有陌生的文字的书画,推断认为只是很多年前的某个文明流传下来的而已。

许伯安只是好奇,对方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东西。

这些文人雅士们,形象各异,气质非凡。他们或身着宽袍大袖,或头戴方巾,手持羽扇,举止间流露出一种超脱尘世的优雅与从容。他们的表情或沉思,或微笑,或交谈,都显得非常自然、特别生动。他们的身边,摆放着各种文房四宝,如砚台、毛笔、宣纸等,彰显出他们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修养。

但是许伯安也知道,这只是自己从价值层面上和感情层面上的判断。对于盆景世界内的这些人来说,一幅画卷的价值,远远要超出一副字的价值。

人的主观意志是很强烈的,当你相信了一项事情的存在,你的想法下意识的就会往这上面靠拢。

远处的是山脉、云雾、流水等自然元素融为一体,展现出一种朦胧而深远的意境。

许伯安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问道:“那你说说看,这幅画,他是怎么得来的。”

而其中两个字,更是直接以许伯安熟识的华夏字书写着。

说话间,白衣人拿起身旁的一个长方形木头匣子,小心翼翼的推开侧面的一个小型机关状的东西,那木匣子才缓缓打开。

比如“陋室铭”里的“孔子云:何陋之有”

“楚飞云,这名字不错。”许伯安随口夸赞了一句,算是给楚飞云释放一个交好的信号。

唐寅的名字就不用说了,著名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唐伯虎就是他。

楚飞云摇了摇头,道:“回城隍大人的话,不瞒你说,我是楚国王室出生,按照血缘关系,王上是我的二高祖太爷爷。

白衣人正暗自庆幸自己有机会结识神仙,就听城隍大人开口发问道:“你这家伙,是叫楚狂人对吧?”

“楚王凌云藏品:故国唐寅墨宝。”

只不过你这家伙的长相着实有点儿差劲,跟人家云飞兄俊朗坚毅的外貌着实不在一条线上。

白衣人顿时激动地说道:“城隍大人,此物乃是在大楚皇宫内库中排名前十的的宝物,距今也有几百年了,还请城隍大人过目。

白衣人心下又是一喜,城隍大人已经开始问我的名字了,这是肯接纳我、认识我的苗头啊。

好吧,没听说过。许伯安的眼睛只扫了一下,便投入了画卷的内容当中。

而后,里面的一副放在黄色绸缎上的卷轴便映入了许伯安的眼帘之中。

而后,抬手一抽那束着画卷的红绸,画卷便行云流水的丝滑展开。

毕竟画卷如同历史资料一样,在画卷中,他们能更详细的了解历史,而诗词类的文字,却没有这项附加功能的。

许伯安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急忙问道:“你是说,楚国的江山,就是这个楚凌打下来的。”

“云”这个字在华夏古代也是代表着“说”的意思,许伯安还记得他上学时有不少古文里面也都有过这样的表述。

许伯安想的很简单,如果楚家有族谱,那就说明这个国王楚凌不是穿越而来的老乡。而是土生土长的这个世界的人。

这个家伙的身份绝对不一般,若不然,皇宫中的东西他也能随便拿到手?何况还是排名前几的宝物。

唐伯虎的画则有一些是在民间流传着,所以,相对于有价无市的东西,务实且能换成钱的宝贝会被更多的人人追捧的。

只是一眼,许伯安便心跳加速了起来。

许伯安微微颔首,这画风倒是挺像唐伯虎的,毕竟风流才子唐伯虎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许伯安闻言,才知道自己闹笑话出糗了。顿时有些脸红不已的